Ji̍t-pún-gí

Wikipedia (chū-iû ê pek-kho-choân-su) beh kā lí kóng...
(Tùi Ji̍t-bûn choán--lâi)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Ji̍t-pún-gí
日本語
Nihongo.svg
Goân-chū kok-ka Flag of Japan.svg Ji̍t-pún
Sú-iōng tē-khu Flag of Japan.svg Ji̍t-pún
Native speakers
1.25-ek
Hàn-jī kah Kana
Koaⁿ-hong tē-ūi
Koaⁿ-hong gí-giân
Flag of Japan.svg Ji̍t-pún
Koán-lí ki-kò͘ Flag of Palau.svg Palau
Gí-giân tāi-bé
ISO 639-1 ja
ISO 639-2 jpn
ISO 639-3 jpn
Japanese language extension.PNG
Ji̍t-pún-gí ê hun-pò͘

Ji̍t-pún-gí (Ji̍t-bûn: 日本語, Nihongo) sī Ji̍t-pún kok-lāi siōng chú-iàu ê gí-giân. Chit-chūn it-poaⁿ lóng hō-chòe Ji̍t-gí(日語) kah Ji̍t-bûn(日文).

Sui-jiân Ji̍t-pún ê hoat-lu̍t bô khak-si̍t kui-tēng kóng Ji̍t-gí sī koan-hong gí-giân; put-kò, in ê chin chē hoat-tiâu lóng kui-tēng ài sú-iōng Ji̍t-bûn lâi su-siá. Tī Ji̍t-pún ê ha̍k-hāu tiong, mā lóng iōng Ji̍t-gí kah Ji̍t-bûn teh kàu-io̍k kah ha̍k-sip; Ji̍t-gí sī kong-iōng gí-giân sī sū-si̍t.

雖然並無精確兮日語使用人口之統計,毋過計算日本國內兮人口以及居住佇日本國外兮日本人、日僑和日裔,日語使用者應該超過一億三千萬人。絕大部分佇日本出生長大兮日本國民攏以日語為母語。此外,對於失聰者,有對應日語文法以及音韻系統兮日本手語存在。

佇日語語法學界,如果無特別說明,「日語」(日本語)這個詞,一般是指以江戶山手地區(今仔日東京中心一帶)兮中流階層方言為基礎兮現代標準日本語,有時也稱作「共通語」(共通語)。


Ji̍t-pún-oē chú-iàu tī Ji̍t-pún sú-iōng; Tâi-oân, Hân-kok, Tiong-kok Tang-pak mā ū siū-koè si̍t-bîn-tē kàu-io̍k ê lāu-lâng ē-hiáu.

Te̍k-teng[siu-kái | kái goân-sí-bé]

日語佇音韻方面,除了促音「っ」和撥音「ん」外,開音節(以元音結束兮音節)語言的特徵強烈。此外包括標準發音在內兮眾多方言攏具有音拍(mora)。佇重音方面,屬於音高重音(pitch accent,或謂非重音語言)。自古流傳至今兮和語具有以下特徵:

  1. 毋以「ら行」假名作為詞語兮開頭(因此在日語接龍遊戲中真少見著「ら行」開頭兮詞語。「(輕鬆)」、「(喇叭)」、「(蘋果)」等都不是和語)。
  2. 毋是以濁音作為詞語的開頭[「く(擁抱)」、「どれ(哪個)」、「(場合)」、「(
  3. 同一詞根内沒有連續元音[「 (あお)(藍色)」、「 (かい)(貝殼)」在古代的發音是「あを /awo̞/」、「かひ /käpi/」]。

Hun-pò͘[siu-kái | kái goân-sí-bé]

Ji̍t-gí ê sú-iōng hoān-uî chú-iàu sī tī Ji̍t-pún kok-lāi. Tī Ji̍t-pún, bô-lūn tiān-sī, hòng-sàng kah tiān-iáⁿ, iáu-sī sió-soat, manga kah pò-chóa, chha-put-to lóng sī sú-iōng Ji̍t-gí.

語言系屬[siu-kái | kái goân-sí-bé]

Ji̍t-gí ê gí-giân hē-sio̍k hun-luī[siu-kái | kái goân-sí-bé]

Siông-sè: 日語的起源

日語的所屬語系迄今不明,而且嘛誠歹難看著解明的眉目。雖然有多個假說,但仍未能有統一的看法[1][2]

認為日語屬阿爾泰語系的說法自明治時代末期開始受到關注[3]。其根據是古代的日語(和語)的首個音節不會出現r音(流音)、日語有元音和諧律[4]等理由。然而,难以证明日语和被认为属于阿爾泰語系的各种具体语言之间相互存在亲属关系[5]。因此,古代日語的上述特徵只能證明日語在類型上屬「阿爾泰型」的語言[6],而不能證明更多。

也有觀點指出日語和南島語系在音韻體系和詞彙上有類似之處[7],然而词例並不充足,嘛有很多例子只是推断,并不確定。而且这种观点並不受到主流接受,因为找不到音韵演化的有规律性关系。

有觀點認為日語和达罗毗荼语系之間存在關係,但承認這一觀點的學者較少。大野晋認為日語在詞彙、語法方面和泰米爾語有共同点[8],但其在比較語言學的方法上存在問題,受到較多批評[9]。也请参看大野晋 — 克里奥尔泰米尔语(「大野晋#クレオールタミル語説 [ja]」)一节。

而關於日語和其他單獨語言的關係。漢語,特別是古漢語自古以來就-{zh-hant:透過;zh-hans:通过}-漢字漢語對日語的表記及詞彙、語素上有很強影響。日语音韵中的拗音等就是来自于汉语,此外日語模仿古代漢語書面語的文法、語法的行为,使得人们在日语文法、語法和文體上都能看見漢語對日語的影響。日本屬於以中國為中心的漢字文化圈。但是,日語的基礎詞彙和漢語不对应。而在文法和音韻的特點方面,漢語是孤立語,而日語是黏著語。但以西田龙雄为代表的学者认为日语属于汉藏语系

阿依努語雖然佇語序(主賓謂語序)上和日語相似,但在文法和形態屬和日语不同類型的多式綜合語。在音韻構造上,阿依努語没有清音浊音的区别,有較多閉音節,這點和日語不同。雖有人指出日語在基礎詞彙上和阿依努語類似[10],但例子並不充足[10]。而兩門語言較為相似的詞彙中,有很多都是阿依努語借用自日語的外来语[11]。在目前還缺乏能夠證明兩者有系統性關聯的資料。

朝鮮語雖然在文法構造上有很多地方和日語相似,但基礎詞彙有很大不同。在音韻方面,雖然日語和朝鮮語都具有固有詞彙開頭不出現流音和元音和諧律等和上述的阿爾泰語系語言共同的類似点,但也有一些重大的不同,例如:朝鲜语有閉音節及复辅音的存在,沒有清音、浊音的區別。雖然日語和朝鮮死語高句麗語在數詞上有相似的詞彙[12],然而高句麗語的实际情况人们所知甚少,目前還難以成為語系的判斷依據。

有學者認為琉球群島(舊琉球王國)的語言是日語的一種方言琉球方言),也Pang-bô͘:誰認為其雖然和日語語系相同但是另外一門語言(琉球語),并将琉球語定位和日語同屬於日本語系,不同的研究者和機關对此看法有分歧。

綜合以上兩種說法,更有學者提出『韓日-琉球語族』,佇咧引發學術界的討論。

另外在過去還有人認為日語和雷布查語希伯來語是相同語系,但这些议论只停留在偽比較語言學的範疇內[10]

Hoat-im[siu-kái | kái goân-sí-bé]

Bó-im


Ū tī-tāi ê bûn-chiuⁿ[siu-kái | kái goân-sí-bé]

Tiong-kó͘ Ji̍t-gí

Chù-kái[siu-kái | kái goân-sí-bé]

  1. 亀井 孝 他 [編] (1963)『日本語の歴史1 民族のことばの誕生』(平凡社)
  2. 大野 晋・柴田 武 [編] (1978)『岩波講座 日本語 第12巻 日本語の系統と歴史』(岩波書店)
  3. 藤岡 勝二 (1908)「日本語の位置」『國學院雑誌』14。
  4. 有坂 秀世 (1931)「国語にあらはれる一種の母音交替について」『音声の研究』第4輯(1957年の『国語音韻史の研究 増補新版』(三省堂)に収録)。
  5. 北村 甫 [編] (1981)『講座言語 第6巻 世界の言語』(大修館書店)p.121
  6. 亀井 孝・河野 六郎・千野 栄一 [編] (1996)『言語学大辞典6 術語編』(三省堂)の「アルタイ型」
  7. 泉井 久之助 (1952)「日本語と南島諸語」『民族学研究』17-2(1975年の『マライ=ポリネシア諸語 比較と系統』(弘文堂)に収録)。
  8. 大野 晋 (1987)請參考『日本語以前』(岩波新書)。也請參考大野 晋 (2000)『日本語の形成』(岩波書店)一書,這本書是其研究的集大成。大野教授以1961年英國牛津大學出版的《達羅毗茶語語源辭典》爲依據,對泰米爾語和日語的詞語進行比較研究,找出了幾百對相應的詞語,作了五百多張卡片。 大野教授的研究表明:現代日語中不少詞語跟泰米爾語相對應,而古代日語的詞語,比如日本古籍《古事記》、《萬葉集》等書裏頭出現的古詞語,跟泰米爾語對應的就更多了。
  9. 主要的批評和反论有以下著作。家本 太郎・児玉 望・山下 博司・長田 俊樹 (1996)「「日本語=タミル語同系説」を検証する―大野晋『日本語の起源 新版』をめぐって」『日本研究(国際文化研究センター紀要)』13/大野 晋 (1996)「「タミル語=日本語同系説に対する批判」を検証する」『日本研究』15/山下 博司 (1998)「大野晋氏のご批判に答えて―「日本語=タミル語同系説」の手法を考える」『日本研究』17
  10. 10.0 10.1 10.2 服部 四郎 (1959)『日本語の系統』(岩波書店、1999年に岩波文庫)
  11. 中川 裕 (2005)「アイヌ語にくわわった日本語」『国文学 解釈と鑑賞』70-1
  12. 新村 出 (1916)「国語及び朝鮮語の数詞に就いて」『芸文』7-2・4(1971年の『新村出全集 第1巻』(筑摩書房)に収録)

Goā-pō͘ liân-kiat[siu-kái | kái goân-sí-bé]

Wikipedia
Wikipedia ū Ji̍t-pún-gí ê pán-pún.
Wikibooks-logo.svg
Wikibooks ū koan-hē Ji̍t-pún-oē ê kàu-châi kap soat-bêng-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