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ó-lūn:Jia̍t-lân-jia Siâⁿ Pau-ûi-chiàn

Wikipedia (chū-iû ê pek-kho-choân-su) beh kā lí kóng...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熱蘭遮城包圍戰
Atlas Blaeu-Van der Hem - Taioan.jpg
荷蘭人建兮台灣熱蘭遮城
Sî-kan1661年3月30日 - 1662年2月1日
Tē-tiám
今仔日台灣台南
Kiat-kó 鄭成功佔領台灣,建立東寧國.
Kau-chiàn-hong
東寧國 VOC.svg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
Chí-hui-koaⁿ kap léng-tō-chiá
鄭成功 VOC.svgFrederick Coyett Tâu-hâng
Peng-le̍k
25,000 1,200
Sí-siong
9000儂死 1,600儂死
17世紀畫兮台灣熱蘭遮城

熱蘭遮城包圍戰(白話字:Jia̍t-lân-jia Siâⁿ Pau-ûi-chiàn, 荷蘭語: Slag om Fort Zeelandia, 英語: The Siege of Fort Zeelandia),對西元1661年5月30號開始,到1662年2月1號為止,是鄭成功兮部隊包圍熱蘭遮城荷蘭儂兮一場圍城戰,伊結束荷蘭東印度公司佇台灣兮統治,東寧國兮統治對遮開始,台灣歷史學者盧建榮(白話字:Lô͘ Kiàn-êng)講這件代誌是"一場決定台灣之後400年命運兮戰爭"。 [1]

頭序[kái goân-sí-bé]

荷蘭人1623年到1624年佇澎湖兮戰鬥中輸予明軍, 路尾閣再佇料羅灣海戰中輸予鄭成功兮老爸 ── 鄭芝龍

鄭軍兮準備[kái goân-sí-bé]

1659年,佇攻擊南京失敗以後,鄭成功感覺清國佇大陸兮統治已經真穩定矣,而且伊兮部隊需要補給佮人力。伊開始積極揣適合做伊本營兮所在。無偌久,一个叫何斌兮佇荷蘭台灣做工兮儂,因為欠數,走去鄭成功佇廈門兮本營,對伊獻上一張台灣兮地圖。[2]

荷蘭東印度公司兮準備[kái goân-sí-bé]

到1632年,荷蘭儂已經佇一个叫大員(Tayoan,白話字:Tāi-oân, 佇現此時兮台南市安平區)兮半島建立伊兮據點,佮台灣島台江內海對看。荷蘭儂兮武裝包括兩座海灣邊仔兮城堡。一个寺有眞濟層壁堵兮熱蘭遮城(白話字: Jia̍t-lân-jia Siâⁿ),起佇海灣兮入口;伊是荷蘭儂主要兮武裝。另外一座是普羅民遮城(白話字:Phó͘-lô-bîn-jia Siâⁿ),一座佇海灣內有壁堵兮管理用建築,較細頭前彼座。東印度公司台灣總督揆一,佮1000儂駐紮佇熱蘭遮城;伊兮下司 Valentyn 領導500儂守備普羅民遮城。

圍城[kái goân-sí-bé]

戰鬥兮過程
熱蘭遮城兮投降
荷蘭政府佮鄭成功1662年兮和約. [3][4]

鄭成功佮伊兮艦隊1661年3月23號對金門出發。伊兮艦隊包括規百隻各種大小兮船,船頂有差不多25000儂兮兵佮水手。 怹隔轉工到澎湖,踮遐駐紮淡薄仔儂守備,然後佇3月30號閣再起帆。艦隊佇4月2號到台灣,然後,毋捌予荷蘭儂發現,軁過即條淺兮水道,佇海灣內兮鹿耳門(白話字:Lo̍k-ní-mn̂g, Hô-lân gí: Lakjemuyse)登陸。[5]

鄭成功有充足兮大熕佮軍火,而且閣有兩个會曉用火銃兮,之前效忠荷蘭兮非洲裔奴隸。怹佇戰鬥中予荷蘭儂損失慘重。 [6] 鄭成功兮部隊穿鐵甲,手內毋是攑雙手大劍,就是一手攑盾一手攑劍,若無就是用弓箭兮。 劍兵是準備佇提盾兮兵將敵人防線拆開(因為鄭成功無騎兵,所以只好按呢做)以後對走去兮敵軍進行屠殺兮。 [7]

攻擊部隊連鞭開始圍普羅民遮城。 Valentyn 完全無準備,因為照講普羅民遮城有熱蘭遮城保護。面對有壓倒性數量兮敵軍, Valentyn 只好佇4月4號投降。3日以後,鄭成功開始包圍熱蘭遮城,而且派之前掠著兮荷蘭傳教士 范無如區 (白話字: Hoān-bû-jû-khu, 荷蘭語: Antonius Hambroek) 入城去勸荷蘭儂投降。 范無如區入城後顛倒要求荷蘭儂莫投降,轉去鄭成功兮營以後予怹處決。鄭成功叫伊兮砲兵用 28 châng 大熕炸彼座城堡。[8]

鄭成功兮艦隊開始大規模轟炸城堡;登陸部隊想欲衝擊城堡,但是傷亡慘重,只好退--轉來. 鄭成功因此換戰術,包圍城堡毋進攻。5月28號,圍城兮消息傳去 Batavia公司決定派一枝10條船佮700位水手兮艦隊將城堡奪倒來。即枝艦隊7月5號到,然後佮鄭成功兮艦隊有小規模兮對視。 7月23號,兩爿開始相拍。荷蘭艦隊想欲衝出封鎖,但是予鄭成功艦隊阻止。這場小規模的交戰之後,荷蘭艦隊有兩隻船沕落去水底, saⁿ-chiah 小船予儂掠去,130儂死亡,只好撤退。 10月荷蘭儂閣再 chhì-tio̍h beh 破壞包圍,但是予圍城部隊擊退。此場勝利, kah ùi hō͘ 荷蘭儂遺棄兮日耳曼 kò͘-iông peng hiah lâi ê siâⁿ-pó lāi sū-khì kē ê siau-sit tàu-tīn, hō͘ 鄭成功決定佇12月對城堡進行最後一擺失敗兮攻擊. [9]

根據揆一佇圍城以後寫兮為家己辯護兮紀錄,佇1662年1月,此為名叫 Hans Jurgen Radis 兮荷蘭背叛者對鄭成功提供了一條按怎對此个怹忽視兮碉堡來佔領揆一兮城堡兮真要害兮建議。鄭成功聽伊兮建議,此工以後,彼兮碉堡予怹佔領。 [9][10] 此條關於荷蘭背叛者兮紀錄干焦佇揆一兮回憶錄中出現,佇唐人遮揣無。

1662年1月12號,鄭成功兮艦隊 閣再開始轟炸, siâng-sî 登陸兮部隊準備閣再開始攻擊。因為補給愈來愈少,而且根本無增援兮希望,揆一最後升白旗,佮鄭成功參詳投降的條件。2月1號投降完成,伸的東印度公司人員佇2月17號離開台灣。所有人攏會當提著怹的財產佮有夠的補給離開.

台灣原住民[kái goân-sí-bé]

佇1652年郭懷一事件(白話字:Koeh Hoâi-it Sū-kiāⁿ)中共荷蘭儂鬥相共拍唐人兮台灣原住民部落這擺顛倒佮鄭成功鬥陣拍荷蘭儂矣。 [11] 新港社儂佇鄭成功對怹提供保護以後加入鄭軍,佇處決荷蘭儂時刣頭。佇1661年5月17號,前線兮平埔族高山族嘛投降鄭軍。為慶祝 in 不再需要接受荷蘭儂兮教育,怹去掠荷蘭儂,刣怹兮頭,而且將怹兮基督教教冊挕捒。 [12]

結果[kái goân-sí-bé]

Tīⁿ Sêng-kong kah Hô-lân tāi-piáu ê tâng-siōng, tī Chhiah-khàm-lâu, iā tō-sī Phó͘-lô-bîn-jia Siâⁿ (Hàn-jī: 普羅民遮城)

到 Jakarta 以後,揆一予儂關入去監牢內底3年,因為失去據點佮珍貴物件 hông 相告叛國罪。結果伊予儂赦免,毋過流放去 Banda kûn-tó 上東方兮 Rosengain-tó. 最後因為怹家族佮朋友強力遊說,伊佇1674年予人釋放。1675年伊出版了一本叫 Ûi-sit ê Tâi-oân (Hô-lân-gí: 't Verwaerloosde Formosa)兮冊。佇冊內伊為家己佇台灣兮行為辯護,責備 公司 忽視伊需要援助兮請求。

失去佇台灣兮據點以後, 東印度公司 有真濟擺想欲重新占領熱蘭遮城,甚至佮清國聯盟來佮鄭軍艦隊相拍。伊占領北台灣兮雞籠,但是因為物資運輸困難,而且清國艦隊佇鄭軍老練兮水手遐失敗真濟斗,只好放棄此个所在。

荷蘭監囚[kái goân-sí-bé]

1635年熱蘭遮城兮畫圖(來自荷蘭 Hague 國家檔案館)

圍城是鄭軍將荷蘭查某儂佮囝仔關入去監牢。荷蘭傳教士范無如區,怹某佮怹兩个查某囝就佇其中。鄭成功派范無如區去熱蘭遮城,要求伊去說服荷蘭儂投降,若無就佇伊轉來時陣將伊刣死。范無如區 入去即座伊有另外兩个查某囝兮城堡,叫怹莫投降,然後轉去鄭成功兮營。伊予鄭成功刣頭,而且佇鄭軍內底有謠言講荷蘭儂鼓勵台灣原住民刣唐人,所以為了報冤,鄭成功命令大規模刣監牢中兮荷蘭查埔人。伸兮荷蘭查某儂佮囝仔關做監囚。有謠言講鄭成功娶范無如區兮細漢查某囝做細姨[13][14][15] ,而且荷蘭查某儂攏未予鄭軍兮兵娶做某,荷蘭城堡兮日記就有講:「上好兮(查某)留予長官, 伸兮未予兵」。

相關詞條[kái goân-sí-bé]

參照[kái goân-sí-bé]

書誌[kái goân-sí-bé]

注腳[kái goân-sí-bé]

  1. 盧建榮 (1999). 入侵台灣:烽火家國四百年 (ēng Hôa-gí). Taipei: 麥田出版. ISBN 957708916X. 
  2. Andrade (2008), §15.
  3. http://www.taiwandocuments.org/koxinga.htm
  4. Coyett (1903), pp. 455-456.
  5. Campbell (1903), p. 544.
  6. Coyett (1903), p. 421.
  7. Lach & Kley (1998), pp. 18-21.
  8. Davidson (1903), p. 38.
  9. 9.0 9.1 Andrade (2008).
  10. Struve (1998), p. 232.
  11. Covell, Ralph R. (1998). Pentecost of the Hills in Taiwan: The Christian Faith Among the Original Inhabitants (illustrated pán.). Hope Publishing House. pp. 96–97. ISBN 0932727905. December 10, 2014 khòaⁿ--ê. 
  12. Hsin-Hui, Chiu (2008). The Colonial 'civilizing Process' in Dutch Formosa: 1624 - 1662. Volume 10 of TANAP monographs on the history of the Asian-European interaction (illustrated pán.). BRILL. p. 222. ISBN 900416507X. December 10, 2014 khòaⁿ--ê. 
  13. Moffett, Samuel H. (1998). A History of Christianity in Asia: 1500-1900. Bishop Henry McNeal Turner Studies in North American Black Religion Series. Volume 2 of A History of Christianity in Asia: 1500-1900. Volume 2 (2, illustrated, reprint pán.). Orbis Books. p. 222. ISBN 1570754500. December 10, 2014 khòaⁿ--ê. 
  14. Moffett, Samuel H. (2005). A history of Christianity in Asia, Volume 2 (2 pán.). Orbis Books. p. 222. ISBN 1570754500. December 10, 2014 khòaⁿ--ê. 
  15. Free China Review, Volume 11. W.Y. Tsao. 1961. p. 54. December 10, 2014 khòaⁿ--ê.